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收藏>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誰會花10億元買一幅真偽存疑卡拉瓦喬油畫?

時間:2019-06-27 10:40:43|來源:中國收藏網|點擊量:12621

 

誰會花10億元買一幅真偽存疑卡拉瓦喬油畫?

對于任何新發現的古代大師作品而言,在沒有壓倒性的鐵證,或足夠多時間的沉淀之前,想要達成歸屬的共識幾乎是不可能的。尤其這一發現被認為出自西方藝術史上最偉大的藝術家之手,同時還伴隨著上億美元的高昂價格時,圍繞在其周邊的爭議和質疑往往很難平息。

就像2017年以4.5億美元天價成交的《救世主》,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神秘失蹤后,最近又被盧浮宮踢出了下半年的達芬奇大展,理由是策展人認為這幅畫只應該歸屬于達·芬奇的工作室。大都會博物館的文藝復興專家Carmen C.Bambach甚至認為達·芬奇只在這幅畫上“微微地潤了潤筆”而已。

卡拉瓦喬《朱迪斯與赫羅弗尼斯》(Judith and Holofernes)

布面油畫 144 x 173.5 cm 1607年作,

估價:1億-1.5億歐元

圖片版權:Cabinet Turquin

《救世主》生動地展現了古畫歸屬鑒定的難度,而現在,爭議的焦點即將轉向了《朱迪斯與赫羅弗尼斯》(Judith and Holofernes)。這件2014年在法國圖盧茲一個閣樓中發現的未署名油畫,被認為是意大利著名畫家卡拉瓦喬(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失落的”晚期革命性作品,自其現世時起,便吸引了整個藝術界及公眾的目光。

6月27日,它將在法國圖盧茲拍賣行馬克·拉巴布(Marc Labarbe)進行公開拍賣,估價1億至1億5千萬歐元,而有關其歸屬,至今仍無定論。

畫作所繪為一則舊約圣經故事,描繪了一位猶太遺孀通過引誘一位亞述將軍并在將軍的帳篷中殺了他來拯救被圍困的城市。

1600年前后,卡拉瓦喬在羅馬繪制了這幅作品的第一個版本, 該作現收藏于羅馬國家古代藝術美術館(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Antica)。在圖盧茲發現的這幅畫是卡拉瓦喬對這則女英雄故事的二次演繹,被認為是他1607年在那不勒斯所作,畫中,朱迪斯的衣著從白衣褶裙變為了黑色的寡婦袍,其眼神也由直視赫羅弗尼斯轉向了畫外。在此前的一年,卡拉瓦喬在斗毆中刺死一名男子,隨后逃離羅馬。

卡拉瓦喬《朱迪斯砍下霍洛芬斯的頭顱》約1599年 意大利國家古代藝術美術館(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Antica)藏

第二個版本的繪畫此前一直通過一幅高質量的復制品而為人所知,復制品由弗拉芒畫家路易斯·芬森(Louis Finson)所作,他是卡拉瓦喬崇拜者,第二個版本的原作此前也被認為由他收藏。而圖盧茲的畫作問世后,長久以來的原作空缺似乎也順理成章地得到了填補。

路易斯·芬森《朱迪斯砍下霍洛芬斯的頭顱》約1607年,那不勒斯私人收藏。圖片來源:Wikipedia

2016年該作問世后,法國政府曾對它實施了出口禁令,以給出盧浮宮時間考慮是否加以購藏。盧浮宮最終并未買下此畫,禁令于2018年12月到期后此畫得以亮相拍場。不過,與拉巴布拍賣行合作發掘了這件作品的古典大師繪畫專家埃里克·圖爾昆(EricTurquin)認為原因并不在于作品的真偽。該作品1億歐元的價格相當于盧浮宮15年的購藏總預算,況且,其館藏里已經有三件卡拉瓦喬的杰作,實在不必花如此大代價競爭這件作品。

盡管該作在對外公布前經過了兩年的真偽鑒定,包括在盧浮宮實驗室的三周時間,法國文化部長甚至稱其為“國家珍寶”,關于這件作品真偽的討論仍不絕于耳。

2016年11月,米蘭布雷拉美術館(Pinacoteca di Brera)在一場名為“卡拉瓦喬:真偽存疑”(Caravaggio: A Question of Attribution)的展覽中,曾將芬森的復制品與拉巴布在閣樓中發現的畫作并置展出,并在展覽結束之際,邀請各國藝術史家與文物研究者前來共探真偽。

《朱迪斯與赫羅弗尼斯》在巴黎亮相

不同于當前高端藝術市場的迷霧重重,全球多位專家的介入令此次的銷售策略既明智又簡單,“藝術史學家將決定是誰畫這幅畫的,”圖爾昆堅持說道。

部分專家提出了反對的聲音,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Art)歐洲繪畫部負責人凱斯·克里斯蒂安森(Keith Christiansen)在其研究報告中稱,盡管此作的質量毋庸置疑,但部分細節在大多數學者看來太過粗糙。尤其是老仆臉上的皺紋,明顯作于淺色的背景之上,而非卡拉瓦喬貫用的棕色底色。

新發現的油畫《朱迪斯與赫爾弗尼斯》(局部)

而佛羅倫薩大學的吉安尼·帕皮(Gianni Papi)認為圖盧茲發現的作品是路易斯·芬森的另一件復制品。“這幅畫中有幾個元素讓他認為這不是卡拉瓦喬的作品,比如仆人的頭和赫爾弗尼斯的頭,他認為赫爾弗尼斯的頭畫得“太過沉重,有像動物一樣的牙齒,在我看來這對卡拉瓦喬來說很奇怪”。

但支持者也同樣堅定,“美術館研究日”由布雷拉美術館館長詹姆斯·布拉本恩(James Bradburne)組織。雖然他不是一位專門研究卡拉瓦喬的學者,但他非常熟悉他自己的美術館中卡拉瓦喬1606年左右的作品《艾瑪斯的晚餐》。布拉本伯恩先生在接受采訪時說,當他在圖盧茲發現的畫作中看到朱迪斯精致的左手袖口時,立即想起布雷拉美術館所藏的畫作,“畫筆的筆觸在叫喊著卡拉瓦喬”。其它相似的精彩細節,如在劍柄上使用的金粉,以及在窗簾左側所用的極長且自信的筆觸,這顯示出這是卡拉瓦喬的作品。

新發現的油畫《朱迪斯與赫爾弗尼斯》(局部)

與此同時,兩位專家Claudio Falcucci和Rossella Vodret根據他們對圖盧茲繪畫的科學考察,為辯論增添了新元素。他們通過X光射線對比復制品和圖盧茲的繪畫得出結論是,那不勒斯的繪畫和復制品都是在“由同一地方的畫布”上繪制的,并且“它們的基礎相似”。

“更令人驚訝的是,甚至可以在復制品和新發現作品中找到相同的初始想法,然后畫家在圖盧茲的繪畫上進行修改,特別是關于朱迪思的仆人的樣子。”

根據這些專家的說法,“一種可能性”是,兩幅是在同一個工作室里完成的。然而考慮到原作和復制品創作過程的差異,“圖盧茲繪畫中存在更多變化和草圖結構,應該被接受作為原始版本”。此外,Vodret在畫布上發現了三個切口,這是許多專家眼中典型的卡拉瓦喬的標志。

“盡管我們因為沒有把這幅畫帶到蘇富比或佳士得而受到批評,但我們對他的成交結果有信心”圖爾昆說。 “這場拍賣沒有設置最低價格保障,沒有保證金,什么措施都沒有,這將是一場真正的拍賣。” 至今,已現世的卡拉瓦喬畫作有68件,其中只有4件在私人藏家手中。圖爾昆表示“這不是一件適合掛在客廳或餐廳中的作品”,并暗示買家很可能是博物館等藝術機構。

《莎樂美與圣施洗約翰的頭顱》90,5x167 cm 布面油畫 1607年 倫敦國家美術館藏

可以預見,懷疑者仍將持續表示懷疑,但市場很快就將給出它認為合適的判斷,并且這可能會改變很多事情。如同許多其他“新發現”的卡拉瓦喬作品一樣,它們最初時都不出意外地被認為是假貨或副本,其中包括倫敦國家美術館的《莎樂美與圣施洗約翰的頭顱》、大都會博物館的《圣彼得的否認》或是底特律藝術學院通過私洽所得的《馬大與抹大拉的瑪利亞》(Martha and Mary Magdalene),但如今每場卡拉瓦喬的展覽都希望借到這些作品。

《圣彼得的否認》布面油畫 94x125.4 cm 1610年作 大都會博物館藏

卡拉瓦喬《馬大與抹大拉的瑪利亞》(Martha and Mary Magdalene)1598年作。于1971年在倫敦佳士得流拍,后被底特律藝術學院私洽購得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ajjdgb.live/showinfo-180-240182-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 責任編輯 / 董華偉

  • 審核 / 平筠
  • 終審 / 張凱旋
  • 上一篇:郁達夫手稿《她是一個弱女子》展出 原件將公益拍賣
  • 下一篇:當郵票使用日少,集郵還能走多遠?
  • 彩票中奖2018